高考未老,青春不散

2019-06-08 10:10:00來源:光明網作者:

  光明網评论员:一日长安花,十里春风路。

  今天,中國千萬考生奔赴高考考場。當朋友圈裏的高考作文題化爲熱火朝天的段子之時,我們對高考的祝福與追憶山呼海嘯而至。2019年的高考季——教育部官網早早開始辟謠、監督舉報路徑堵死“替考”,山西“高考哥”備戰第9次高考、毛坦廠中學取消集體送考、衡水女學霸哭訴“高中實苦”、遂甯爸爸給高三的孩子寫家書……每座城每個人,似乎都在以自己的方式,講述著與高考的愛恨情仇。

  高考早已是星辰大海,不複是獨木舟。教育部發布數據顯示,2019年全國高考報名人數1031萬(不含高職擴招補報名人數)。這數字,相當于葡萄牙或瑞典等國的總人口。上一輪高考報名人數破千萬,是在2009年。十年過去,好在,高考錄取率已從62%提高到今天的81%。還可以再補充一個數據:2018年,我國高校招生790萬,毛入學率已經達到了48.1%,2019年,毛入學率據稱將超過50%。果真如此,按照國際上的說法,我國已進入到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。高考,考生們不再擔心“沒學上”。

  高考只能是中流击楫,无法一劳永逸。今天。考大学容易,考个好大学真不容易。有人按照2018年的高考录取情况,测算出985大学全国平均录取率大约为1.68%、211大学全国平均录取率约为4.7%。更重要的是,早在去年,教育部便印发了《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 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》,简称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。意见明确,到2035年,要形成中国特色、世界一流的高水平本科教育。本科不牢,地动山摇。清考取消了、“水课”挤干了、论文更严了、毕业更紧了……考上大学就能高枕无忧的迷梦,这两年已陆续惊醒了更多“梦中人”。

  高考或許不是最好的,卻一定不是最壞的。這些年,從“高考瘋狂”到“假裝看淡”、從“讀書無用”到“讀書有用”,反思與糾結始終如影隨形,共識與定論亦漸深入人心。一周前,微博熱搜上,沖出了一個熱門話題“假如醒來發現自己在高三”,收獲近3萬條留言。其中,“珍惜每一刻,好好努力一次”的留言,寥寥數語,收獲高贊。

  這大概說明兩件事:一則,高考對于每個普通孩子自有獨特的人生價值。選拔性考試是理性的、亦是殘酷的,但這恰恰是對沈潛奮鬥與勠力拼搏的贊賞。元代高明在《琵琶記》中說:“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”。1977年冬天,關閉十余年之久的高考大門重新開啓,“一個國家和時代的拐點”閃耀而至。今天的高考,與過往皆有區別,卻始終承載著“人生上遊”的重任。二則,在這個數字時代,跨過“人生實苦、但請足夠相信”的勉勵,我們還會發現“讀書不苦、不讀書的人生才苦”的箴言。曾令無數高三學子苦不堪言的當下,卻是多少人夢寐以求卻再也回不去的最初。若幹年後,那些年輕人終究會明白,原來“上學沒受的苦,生活都一點一點還給我了。”

  生活哪有那麽多的易如反掌和順流而下呢?這些年來,改革高考制度的旨歸,並不是爲了抽象的“快樂”,而仍是立足于文化與文明的傳承與創新之上。高考是青春的一個驿站,帶著寒窗十載的夢想,去眺望更遠的遠方。

  我們無須誇大高考的杠杆效應,亦無須妖魔化高考的機會成本。這42年來,由高考供給的數以億計的高素質人才,是浩蕩改革開放的智力支撐、是風雲70年巨變的人力之本。對知識的尊重、對人才的渴求,乃至當下的“搶才大戰”和“芯片之爭”,無不指向包括高考在內的臥薪嘗膽的教育版圖。是啊,哪一屆的年輕人,可以唱著跳著就到了彼岸?而我們對更公平、更透明、更幹淨的高考多一些期待與憧憬,又是什麽羞于啓齒的事情呢?

  馮唐易老。不散場的,大概惟有曆史向前的車輪。改變命運的努力值得敬仰,積極向上的人生需要鼓掌。拼過奮鬥過,就算你不是全場“最亮的仔“,遠方還有更遼闊的風景——就在海闊潮湧時、就在風勁揚帆處。

  祝你前程遠大,願你歸來少年!

【更多新聞,請下載"海報新聞"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】

【山東手機報訂閱:移動/聯通/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/106558000678/106597009】

初審編輯:牛樂耕

責任編輯:李士環

相關新聞